冬季庐山省钱游

冬季庐山省钱游

  12月,原想去黄山,但是团队里好几个人去过了那里,还可以考虑浙江的桃花岛,不过冬季到那么冷的海边去玩得就不会尽兴了,所以只好另找他处,想了想,那我们去庐山吧,队伍中有人十年前去过那里,路熟一些而且导游也就可以免了。马上准备行动,从网上当了好多别人的游记做参考,尤其是这个季节去的游记更要详细地读过。

  于是召集成员,哈哈,五男三女,其中含夫妇一对,原想再找一个女生加入好安排住宿的,无奈未果,只好委屈一下,拆鸳鸯了,准备三个男生挤一间,女生住一间吧。

  想想此时去庐山图什么呢,理由有三:

  1、淡季,吃、住、行、游什么都便宜啊,而且景区不会有很多人在看景拍照时跟你抢镜头。

  2、冬天的庐山雪景是很棒的,这几天没下雪,但说不定过去就下雪了呢,何况这个难以预言,山下还可以泡上个温泉,应该会是很爽。

  3、现在正是最闲的时候,下学期找到工作的话可能就没这等闲工夫去游山玩水了。

  都计划好了那就周日傍晚出发吧,到了那边正好周一,可以在传统意义上的工作时间里玩上个彻彻底底。

  第一天

  周日下午还要上课,毕竟已经买好了下午六点钟从上海去南昌的K287次票。五点整,大家收拾妥当,ZJ和ZZ背上那只野营用的大包,J带上上课常背的小包,S牵着老婆,两人挎上两个小包,大家赶到火车站坐火车本没有什么新奇的,但是这次不一样的是在站前广场上居然有两个美女冲着S就又拍肩膀又搭讪的,搞得大家羡慕不已,惊恐万分。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咱班里一位同学的女朋友,她正巧也在送客人坐火车。看来上海还真的很小。

  坐上火车,大家才真正的感觉到真的是离开了上海,抛开了一切烦心事,让自己飞了起来。接下来,大家登庐山的系列活动之第一场真正开幕:打扑克。大家约定,只要闲下来,唯一的活动就必须是打牌,要一场接一场得打(这帮人一离开校园就立马腐化起来)。毕竟几个人是初次交手,实力不明,规矩不通,想着就先拿80分来练手了。谁知道ZJ居然才学会打牌不久,真不知道他以前大学是怎么毕业的。毕竟大家都已经是读研的人了,几盘下来,搞明规则,大家都开始迅速进入状态。不过这里的列车员可不像教授那么配合了,10点钟准时熄灯。睡觉的时间总觉得太短,尽管大家都是一个人睡。一觉醒来已是南昌,下车立即买4天后回上海的回程票,居然站内只售提前两天的票,提前两天以上的得跑到南昌市里的几个指定代售点才能买得到。一致商议那就不管回程票了,先去九江再说吧。运气不错,半小时后我们已坐在深圳—沈阳的列车上直奔九江而去了,买的是无座票居然还有不少的座位,悠哉!坐定马上把牌局展开,S给大家拱猪。无奈九江离南昌太近,猪还没楸出来一个多小时就已到了九江。

  下了车,跟几个出租车司机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敲定30元给拉到海会镇。需要说的是整体感觉九江人还是很不错的,特别是ZZ深有感触,但在火车站这种地方嘛,哪里都是刁人多,这种地方一定要小心。闲话不叙,到了海会镇已临近中午,大家就决定找了个餐馆先填饱肚子再说。镇子不大,几步路就从东面走到了西面,顺便就进了那边一家叫“老乡快餐店”的饭馆。有老乡两个字就是亲切,这家饭馆做的菜倒也真的不错,味道好,份量足,价格实惠,更是有种拌着肉末和薯粉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汤很有地方风味。茶足饭饱之后差不多十二点半,开始出发真正登山了。还没走出小镇,不远处看见街边有个建筑物特别宏伟,颇具古希腊神殿的风韵,尤其在背后庐山的映衬下更显得恢宏无比。惊奇中大家走近一看,方知原来是海会镇政府所在。唉,民脂民膏啊!倒是J忍不住批评了一番:“分明是挥霍纳税人的钱嘛!”那又能怎样?几个人还是摇着头离开了。建议以后有人到庐山的话还是可以将这里做个风景点的。

  登山的旅程总是很令人兴奋,还没走到山脚下,远远望见两个黄澄澄的东西挂在路边的一棵树上,肯定是什么好吃的,大家立即冲了过去。近前一看,是两个大桔子。看着两个大桔子在冬日柔和的阳光的照耀下,在依旧青葱的树叶的簇拥下愈加显得娇黄欲滴。无奈挂得太高,大家眼巴巴的望一会,还随手捡了几个掉在地上的。后来问老乡才知道那是两个柚子。也算是大家第一次看到真的长在树上的柚子了。掰开来一尝,呀!又酸又涩,那味道很久都还在口里回荡,把它当球来踢吧倒是个不错的主意,S的脚法果然精准,居然一下踢到了ZZ的腿上。从海会镇到庐山东门的路是路况很好的柏油马路,3.5KM,大家一路欢声笑语,很快的来到了庐山的东大门,买三叠泉景区的门票,48元/人,学生票八折,买过门票,真正的登山总算开始了。这里要说明的一点是,三叠泉景区上去虽然就是庐山,但是却属于不同的地方政府管辖,所以待会爬上三叠泉要进入庐山景区时还必须得买进山的门票,那里的学生票是100元。

  庐山不愧是个旅游的好地方,从国民党时期就开始开发庐山,开发到今天,上山的路都成了类似我们教学楼的楼梯了,让人爬山的兴致全无,不过却方便了更多的喜欢穿高跟鞋上山的人。刚走不远我们还真遇到两对夫妇,男的喝的醉醺醺的,女的穿着高跟鞋,相掺相扶的登山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大概也正是开发太成熟的缘故吧,直到走到三叠泉之前,基本看不到什么秀丽的风景,倒是有不少山民要热情的给我们做向导,带我们走不收进庐山门票而且风景好的小路,当然是要收带路费的,我们只好支吾着说我们是良民,不逃门票的。长时间不走楼梯,这么一走时间不长都开始气喘吁吁的了。走到三叠泉的时候,眼前忽然一亮:好长的一条瀑布,就像一条白练从山顶上挂下来瀑布从上到下分成三段,很匀称的依次变长;瀑布的下端是一汪深潭,令人惊奇的是,潭上面居然堆满了积雪,怀疑瀑布上落下来的不是水,而是冰粒了。这里恰好又是一个风口,阵阵风吹来,也不由得给人一种“风吹起,卷起千堆雪”的意境。如此美景当然不能放过,拍照要紧!顶着冷风,大家在这里折腾了足足半小时方才舍得离开。

  继续赶路,有三叠必然有二叠、一叠了,但登庐山一叠也正是玄机所在。原来之前ZJ已将地形和逃票路线在携程网上了解清楚,在经过半山的检票口后,不多久就来到了一个指明通往一叠泉的岔路口,很快就到了一叠泉。刚才在三叠看到的是雪世界,这里成了冰世界,上面的泉水落在岩壁结成的冰凌上,纷纷被打碎,四下散落,没被打碎的泉水就在这里也都很不情愿的顺着冰凌落下去。瀑布的下面是一条人工打凿的小道,人正好可以从瀑布的下面走过去,而小道的路面也是结满了厚厚的冰,瀑布旁边的树上是长长的冰挂。冬天里这样的美景肯定要被我们这几个困在校园里太长时间的家伙给用相机狠狠地蹂躏一番的。

  一般的游人来到这里后会再回到刚才的叉路口上继续往上爬,而根据携程的一篇游记从一叠泉下的这条小道穿过,就要开始进入逃票路径了,一叠泉下的这条小道上结满了冰,特别滑,走过去得相当小心地靠里走,要是夏天来就不必这么小心了。穿过小道,按游记的提示,前方不远处的路上会横着一个铁丝网,很明显是告知游人不要过去,跨过它就可以进入那条逃票之径了。但那只是游记里的描述,我们几个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会那样,穿过小道再拐上个弯,果然,一道低矮的铁丝网出现在眼前!就像印证了新大陆的存在一样,大家的兴奋指数立刻窜升了起来。刚才那些在山路上想给我们带路的人竟然还从我们身上赚钱,这下我们可要开始最刺激的逃票之旅了。轻易地跨过铁丝网,沿着山路继续往上走,三叠泉渐渐地已在我们脚下,我们开始向着另一个山头走去,大家走路更起劲了,也正是从此时开始我们欣赏到了庐山冬季里最真实美丽的胜景。

  再往前走是一段一线天的石阶,但路面上堆了好多碎冰块,大家纳闷没有水怎么在路上会有这么多的冰?再往头顶一看,原来树枝上都盖了一层冰,还在不住地往下掉。随着大家越爬越高,刚爬完这段长长又狭窄的山路,J就在前面叫了起来。这里的山顶已成了冰雪的世界,慕名已久的庐山雾松今得一见。再看这里的松树,树干上裹了了一层光滑的冰;树冠上堆满了厚厚的雪(正确地说是厚厚的冰晶);而路面上还是一层黄黄的落叶。透过茂密阴郁的松林射进来的阳光,散乱的撒在白白的雪冠间,黑黑的树干上,黄黄的落叶里,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大家立即兴奋起来,而在这里拍照就尤其能激起我们几个人的蹂躏欲,特别是两个美女,恨不得把周遭的景致拥抱个遍。 再加上两个美女鲜艳的一红一黄的衣服,在相机的闪光灯下更是显得千娇百媚,人与这如画的风景融为一体。

  美景总是欣赏不够,路还是要赶的,从一叠泉上来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时针指过了四点。还是根据那篇游记,我们从此刻开始需要走过大约十个山头,约一个小时后会从五老峰的第五峰进入五老峰景区,那里已经是属于庐山风景区的一部分了,从五老峰下山需大约1个小时,下山后坐上车子就可直达庐山上的轱岭镇了。看看地图(地图是提前在网上当下后打印好的,所以此行我们最终连地图都没买),这十个山头应该不是太远,但冬季天黑得早,我们估计下午五点半左右太阳就会完全落下。

  这时ZZ便开始催促起大家来。但这段的美景确实太多,远处望去,山的南边一片郁郁葱葱,山的北面常常已经是白雪皑皑了;庐山的脚下就是鄱阳湖,水汽十分充足,所以山谷之间总是云雾缭绕的;路边的雪松,只要用力一摇,树枝上如羽毛般的雪晶便会片片飘落(算人工降雪了),一切仿佛让人置身于童话的世界。走过三个山头的时候,一想还要有六、七个山头要爬,大家这才把游兴收了一点,开始加紧赶路,不再花时间照相了,毕竟要是在天黑之前到不了五老峰又万一找不到路的话神仙都救不了我们,虽然我们事前准备了一个电筒,但是带有一层薄冰的山路走起来还是很不好弄的,更何况天黑后气温会非常的低(我们现在已经感受到温度开始在明显下降)。这时的太阳已经变成金黄色,远远的挂在山谷中,前后望去,我们都是不断地穿行在茫茫冰挂的山林之中,山路上的灌木时常很不规矩地横在路间,用手拨开容易划伤手而且它一反弹过来还极易把眼镜给打掉。上大概第六座山头的路特别难走,要经过一个很大的风口,向上看着山路似乎是在岩壁上穿过的。几乎快要到达山顶了,J在前面走着忽然叫到没路了,这下大家可傻眼了,天愈加暗下来。

  大家只好回退,ZZ前去探路,这才发现刚才有条岔路,不过是在一个略有坡度的岩石上拐进去的,咋一看不像一条路,岩石下面就是悬崖了,拐过去原来是有路的,只不过成了光秃秃的石路,有些石块上还结着冰,大家步步小心的走过了这段山路。在接下来的路又进入了山林里面,相对来说倒是安全多了,但天色基本上暗了下来,那篇游记上说我们从第八个山头开始将能够看到比后面的五老峰的景色壮观得多的万仗深岩、山顶平台等等,我们一直在忙着赶路,这些景色看是看到了,只是稍稍瞄了一眼便立即前行,加之天色渐暗,也就谈不上细细欣赏了,不过景色确是相当棒的,如果早两个小时到这里的话一定会好好地留影一番。

  气温已降到了零下几度,风吹在身上感到尤其的寒冷,由于我们冬天穿的特别多,并且外套不透汗,所以身上已是湿漉漉的了,导致我们已处在感冒的边缘,而且我们是背着行李爬山,所以部分组员的体力都已经数次透支到极限了,所以为节省体力,大家尽量不再多说话,双手撑在大腿上走。这时ZJ的左大腿抽筋了,只好慢点走,不一会右大腿也开始抽筋了,顾不得过多的休息,大家帮他把沉重的行李换下来背继续前行。游记上说我们经过这十个山后会看到一个写着“此路不通”的牌子,那是一个立在五老峰第五峰的山路上的标识牌,是用来告诉游五老峰的游客到此请回的,而我们将会从那块牌子的背面钻出来。我们一路走得很急,在天色完全黑下来的那一刻我们看到了路边有一个小房子,但里边没人,应该是个小卖部,路边开始出现有垃圾桶,再往前几步,看到一个指示牌,赶紧用电筒一照,上边写着“五峰”!啊,这里就是五老峰,看来走得急,天色又暗,那块“此路不通”的牌子已被我们甩在身后了都还不知道。

  从五峰下去我们将走过四峰、三峰、二峰、一峰然后出山,这段路是一般游客走的路,而且不会很惊险,所以我们至少在天黑前脱离了那段游人罕至的险境。经过四峰时,那时是五老峰的最高峰。这里山顶处还修建了一座石亭,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代。遗憾的是五老峰本是庐山上一处绝佳的风景点,这时也就只能看到昏暗的一片了。

  再看大家基本都是大声地喘着粗气了,真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饥寒交迫,下山的路还有好一段呢!好在老天作美,没了太阳,我们还有月亮,特别在天色完全暗了的时候,大家才发现月亮原来这么亮啊,上海的月亮居然从没留意过。想了一想,原来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光在雪松的雪冠和山路上残雪的反射下把原本漆黑的山路照亮了。这时大家刚才惊惧又沉重的心情忽然全没了,倒开始边走边欣赏起月光来。意外又发生了,尽管都是下山的路了,而且石阶也比较平坦,但不少石阶上的积雪和冻冰很容易使人滑倒,ZJ就这样差点滑倒。为防止意外,大家开始手拉手一起走。本来想把五双手全拉起来的,这三个人一想不对,要为S那两口子要制造氛围嘛。这样,J走在中间,左右拉着ZJ和ZZ的手,三个人走在前面;S拉着老婆的手跟在后面,两人好是幸福。

  五个人走在寂静的山林之中,仍是欢声笑语不断,笑言今天我们免掉了500大洋的门票,晚餐一定要足够地奢侈上一把。没觉得这么走着还是蛮快的,一会功夫就下到了三峰,就在去二峰的路上出现了一个岔口,没有很明确的指示究竟该走哪边,大家一番后讨论决定走左边的路。没走出多远,山路变得崎岖起来,有人又差点滑倒。突然J大叫起来,认为这条路不对,要大家快回到另一条路上去。这情势一下子蛮令人紧张的,大家又开始一番讨论,结论是,相信女性的直觉!回去!结果真的是这样,另一条路才是那条正确的路。接下来的路很快被大家搞定,六点半的时候我们终于走出了五老峰的山门,大家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问题接着又来了,从我们下山到山门边上的停车场除我们几个外已是空无一人,这里离我们的目的地牯岭镇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徒步走过去的话估计还要至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看看大家刚才强撑着走到这里基本没什么力气了。还好,在出发之前就先跟班里一个九江籍的同学通了气,他给了我们一个他在牯岭镇的朋友的电话,说是如果有什么情况可以帮得上忙。不得已,这下只好麻烦他的这位朋友了,打电话请他帮忙叫辆出租车过来。山上的夜晚还真冷,刚才一直走着没怎么觉得,一停下来开始就有些受不了了,而包里的干粮只剩下几块面包,顷刻被几个人吞食一光,S取出随身带的矿泉水来解渴,哇!嘴里都是些什么怪东西,这才发现矿泉水已经结成冰块了!没过多久,出租车就来了,这位老兄还真客气,而且亲自坐着车来接我们。一上车ZJ就吐了,有点感冒加上体力透支已经使肠胃功能都不太正常了。到了牯岭镇后那位老兄又帮我们找了一家实惠的宾馆住下,温饱要紧,大家匆匆把东西收拾一下之后,又马上在他的带领下到不远的迎宾酒楼,在这里大家又找到了自己。怎么也要犒劳一下自己,点了一桌子镇上的特产菜,要上两壶这家饭馆特有的米酒,那可真叫个爽。饭罢一算账,我们居然吃掉了200元,看来牯岭镇人民的生活水平还是蛮高的。

  回到宾馆,一路的辛劳全然不觉,大家倒是更兴奋起来。不能浪费大好光阴,迅速摆好牌桌,再次开始拱猪大赛。拱到将近十二点,猪终于被拱出来了,ZZ中彩了!接着又打了一个小时,大家实力相当,猪没能再次被拱出来,为不耽误明天的行程,大家选择了回到床上像猪一样好好的睡上一觉。

请对文章内容作出评论
|
评论

相关线路推荐


首页

联系方式

会员中心

留言

回到顶部